bokee.net

记者/编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可看的风景

                    可看的风景

左东林
5月13日,我随团来到了南京秦淮河旅游风景区。
快要到达之前,导游说,等一会我们将要参观一个景点,那里有繁华的仿古商业街分布在秦淮河两岸。明末清初,“秦淮八艳”在那里留下凄婉的爱情故事,想必大家从电视里看过不少吧。“秦淮八艳”又称“金陵八艳”,是明末清初的八大名妓,他们分别是顾横波、董小宛、卞玉惊、李香君、寇白门、马湘兰、柳如是和陈圆圆。据传,“秦淮八艳”色冠一方,她们的命运往往与帝王将相紧密连系在一起。“秦淮八艳”都不过是被压迫在社会最底层的风尘女子,为什么历代文人都要用浓墨重彩来书写他们呢?因为她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她们与朝廷那些贪生怕死、卖国求荣的官吏形成鲜明的对比,她们在国家存亡的危难时刻,却能表现出崇高的民族气节。
接着,导游趁机来个黄段子,逗得大家乐翻了天。导游还调侃说:“我们一行如果谁是有情人,看上了哪位金陵女子,想同游秦淮河或留下来做上门女婿的话,我这个‘全陪(全程陪同)’导游小姐,保证不吃醋。你也无需经过团长办理特批手续,自由去吧。”
我们旅行团一行20余人,早上六点半钟起床,坐了4个小时的游巴,一路上打盹的打盹,看闲书的看闲书,玩手机游戏的玩手机游戏,听了导游的一番绘声绘色的讲述后,全都乐起来了,男女开始相互斗趣。大家自然把南京秦淮河的景色与美女联系起来。有的干脆问导游,现在的南京城里是否美女如云?导游说,现在的南京城街上难以看到美女咯,因为如今社会一切都向钱看,美女们当然被有钱人娶去做老婆了,他们不是定居国外,就是常在港、澳、台飞来飞去……这使我联想到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近期在美国著名的哈佛大学发表的演讲:从申请移民的情况看,中国90%的官员家属和80%的富豪已申请移民,或有移民意愿,引起国人强烈的反响。
景点到了,进门便是一派人潮如海的景象。第一个景点是乌衣巷,说到乌衣巷大家都似曾相识——大概是那首刘禹锡写的七言绝句《乌衣巷》早已深入人心了吧。巷口右侧的墙壁上镶嵌着一块醒目的石碑,上面刻着毛泽东龙飞凤舞的手书:“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我们随着人流走了不到200米,乌衣巷就算游完了。
嗨——这哪是什么“巷”呀?就那么几幢江南民宅而已。
我大失所望。我原以为古老的乌衣巷幽深逼仄,弯弯曲曲,一眼望不到头。游览结果让我和同伴都感到意外。不过,我倒认为这是原貌,是真实的,不是地方政府为了旅游收入而欺骗游客感情——经过“砖家”策划后大兴土木工程“包装上市”的。现在的景象也正反映了乌衣巷自身的变化。是啊,正如诗中所描绘的,乌衣巷经过千百年的历史兴废,王、谢两大家族的高门大院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代之而起的是老百姓的普通平房。
走出乌衣巷,便是繁华的商业街。导游用手指着商业街两旁的仿古建筑说,喏——前面一幢是马湘兰吟诗作画的小楼,后面一幢是陈园园的歌舞厅,拐弯的那一幢是李香君的媚香楼……红尘滚滚,花开花谢,往事如烟,古时的一幢幢青楼,如今都成了生意兴隆的商店。
商业街的背面则是秦淮河。秦淮河静静地躺在那里,这又让我大吃一惊:“这就是有名的秦淮河?这也称得上‘河’吗?在我的家乡看来,南京秦淮河不过就是一条小溪嘛!”我仔细瞧了瞧河里的水,颜色浑浊,一潭死水。眼前的秦淮河就像条僵尸一样,被随便扔在地上供人观赏,倒是秦淮河两岸商业街上汇集的人潮,像一条奔流不息的大河。来来往往的过客中还夹杂着不少白皮肤、蓝眼睛、黄头发的外国人。人群里偶尔挤出一辆黄包车来,上面坐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拉车的男子风尘仆仆,仿佛是从唐朝一路奔跑而来……南京秦淮河上隔不了多远便有一座小拱桥,小拱桥附近就是乌衣巷。我想,这个小拱桥是不是“朱雀桥边野草花”里所写的“朱雀桥”?时间仓促,我无从考证,只见过桥的游客,都抢着在桥上拍照留念。我想,当年那个穿着长袍马褂的刘禹锡老先生就是目睹眼前的一切景物,沉思历史,口中吟诵千古绝句,踏着夕日余辉一个人漫步桥边吧。此时,眼前的小拱桥已“淹没”在南来北往的人潮之中。
此时的繁华,使我遥想当年明末清初的南京秦怀河两岸一派勾栏瓦肆,歌舞升平,火树银花不夜天的景象……
我们在南京秦淮河两岸的商业街上大约逛了两个钟头,并没有看到什么有关“秦淮八艳”的历史遗迹,甚是遗憾。是因为导游“偷工减料”没带我们去,还是“秦淮八艳”根本就没有遗留下来什么东西可供观赏,不得而知。
历史像一个舞台,你方唱罢我登场。那曾经显赫一时的王谢两家,及其更多的像王谢两家一样的官宦人家,那曾经恩怨情仇甚至搅乱朝政的明间弱小女子,及其后来更多的无名人氏,都不过是这个舞台上一晃而过的表演者。就连那曾经写书、题诗、作画,为台上的戏中人鼓掌欢呼大发感慨的大家名流,也成为他们身后看客的戏中人,也是台上之人。今天的游客也是明天游客的台上之人。不过,每个人表演的形式不同,表演的内容不同,担当的角色也不同,有的是群众演员,有的是主要演员。
下午五点近,天上突然乌云密布,不一会儿就下起暴雨来了。街上的游客,一个个行色慌张。他们招手的招手,呼唤的呼唤,都焦急地寻找着自己走散的同伴。女人的尖叫声夹杂着小孩的哭喊声,撞击着天边滚滚而来的雷声,叫人紧张而心惊。人头攒动的商业街顿时像洪水泛滥的河流一样……
观光回来后,我对秦淮河所有的印象都被那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冲刷得一干二净,留在心里的倒只有那些想见而没有见到的古人和只有一面之缘、擦肩而过的戏中人了。
我想,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最可看的风景还是人。
(2012.5.22子夜)                 
分享到:

上一篇:为安徽商会题字

下一篇:评论:阳光雨露在基层

评论 (2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